两棵松

🌈

【翔润】回归

虹女孩这几天真的很喜悦。

四舍五入就是喜结连理了。
——————————————————————

“辛苦大家了!”樱井翔顺利收工,向四周工作人员一一弯腰鞠躬,看了看手表,才是中午一点多。真是难得的高效率啊。
提前结束了工作回到家,有些漫长的下午刚刚开始,距离晚上的录制还有好几个小时,樱井翔瘫在软绵绵的沙发上,陷入无所事事之中的樱井翔在电视柜的抽屉里翻来翻去,找出一盒不知道什么时候的录像带,决定随手挑一个来看。

屏幕闪烁,一个少年笑嘻嘻地说:
“如果选一个人单独约会,我一定要和翔くん去看演唱会。”

这是多少年前的节目了啊!樱井翔不禁感慨一下,天知道松本润从多久前开始就不再讲这样的话了。

“我是翔君的头号大饭...

【翔润】Came Back

松本润在一大早赶去了机场,趴在出口处的围栏上等人,却发现自己两手空空,拽着一旁二宫的衣袖问要不要临时买点什么。

二宫和也笑着打趣「他看到你不就够了吗」。没有得到预想中松本润过去那样的恼羞成怒的回应,二宫和也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说错什么了,很想问问他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却似乎难以开口。

松本润一直沉默着,在手机里刷了一遍又一遍航班动态,二宫和也在旁边陪憋得快受不了了,索性溜去找家咖啡店买了两杯冰咖啡喘口气,逃离这种尴尬气氛。

一路上二宫和也总是在想松本这小子几年不见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过去称兄道弟现在冷淡似路人。心里不禁发出大叔特有的时光飞逝的感慨。

二宫和也拎着咖啡拖着脚步回到松本润边上,...

【翔润】时差


樱井翔穿着短靴披着风衣,刻意压低了帽檐,从酒吧推门出来,冷风得他打了个寒战。喝醉了他歪歪扭扭地走在小巷中,一路上竟没一个路人,偶尔抬头看看夜空,错综复杂的电线中夹着一轮明月,周围寥寥无几的星星闪耀着温柔的光。

现在你那里该是什么时候了。

纽约呀纽约。

那是你在的地方呢。

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觉得已经等了一个世纪了,电话那头终于接通。
“喂?”

“…”

“喂喂喂?”

“润…”

“嗯?…怎么了?日本已经是半夜了吧?怎么还没睡呀?…不会又跑去喝酒了吧?!你最近胃也不好啊怎么就又喝了呢……”松本润一如既往地啰啰嗦嗦地念他。

松本润讲着讲着听到了那头浅浅的笑声。

“笑什么呢!我很认真地在讲呢!”

“我想你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月...

【润翔】安眠药


        应该可以赶上末班车,松本润呼了口气。


        上星期两次错过了末班车,一次靠自己双腿艰难地挪回了家,还有一次奢侈地坐了的士,偷懒一次让松本润一日的辛苦工作化为虚无。

        松本润被汹涌澎湃的人潮推着上了地铁,列车缓缓启动,车厢里闷热的空气让他几乎没法吸入足够的氧气,胃容物在胃里不断翻腾。松本润皱着眉头下意识地咬着唇不让自己呕吐感过强。

 ...

【翔润】一日恋人


        Johnny's作为设计行业的老大,每年都有数不胜数的优秀应届毕业生向它投去简历。今年是第一次有大二生被成功录取,于是这个看起来还带着婴儿肥的包子脸实习生松本润一到岗立刻被众人围观。"他是不是走了后门""他跟那个肥婆副社长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啊"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松本润无奈地撇了撇嘴角,他打心底里认为自己靠实力进的公司,决定无视他们打开了电脑。

    ...

© 两棵松 | Powered by LOFTER